返回

縱然心有千千結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5章 落水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“蘇小姐也在這兒啊。”

其中一人主動同蘇昭茹打招呼,聽這聲音便知是個不好相與的。

蘇昭茹隻是瞥了來人一眼,繼續往池子裡丟石子。

走在前麵的正是李沐然,與她打招呼的是魏思敏,兩個人不愧是好友,一個性格跋扈,一個愛挑事。

兩人走近蘇昭茹身邊,魏思敏繼續說,“姐姐怎一個人在這兒,不如同我們一起?”

蘇召茹懶得搭理她們,魏思敏不確定她是否聽到了幾人剛纔的對話,上前熱絡的說,“我們剛纔在閒聊,可是吵到姐姐了?”

李沐然卻十分不屑的說:“她聽到就聽到了,這又冇旁人,怕她乾嘛。”

蘇昭茹覺得這話很對,認同的對李沐然說:“確實,這裡又冇旁人。”

“沐然,彆這樣,好像我們欺負人似的。

蘇小姐如今很是知禮大度,若是聽了,也不會往心裡去的,何況咱們隻是閒聊說笑。”

魏思敏說的話有些陰陽怪氣。

兩人繼續一唱一和,打著眉眼官司,演的倒是十分不錯。

突然李沐然假裝冇站穩撞向蘇昭茹,蘇昭茹有所防備伸手撐住撞過來的人,穩穩噹噹的站在原處,那兩人也冇有被識破伎倆的尷尬,依舊想找機會捉弄蘇昭茹,讓她出醜。

蘇昭茹看著眼前池水,覺得她們的想法不錯,是件有趣的事,她笑著問兩人:“站著聊了這麼久,渴了嗎?”

李沐然見她這般模樣,以為對方怕了在向她示弱,就得寸進尺的說,“那你就給本小姐奉茶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蘇昭茹走近了一步,壓低聲音繼續說,“李沐然你怎麼還是這般不長記性。”

接著蘇昭茹輕輕推了她一下,又把腳伸出去一擋,李沐然身形不穩慌張抬腳,一個踉蹌被絆入水中。

魏思敏被嚇住,忘了出聲,蘇昭茹抓著她的手腕問,“你要不要也一起喝點兒?”

“你…你放開。”

魏思敏看著水裡撲騰的人,顫著聲說道,一邊往後退,一邊用力掙開手。

亭子裡的其他人聽到聲音紛紛往下看,看見有人落水,嚇得驚呼,隨即慌張呼救,“有人落水了,快來人啊!

有人落水了!”

又聽撲通一聲,隻見蘇昭茹跳入水中,向池塘裡掙紮著的人走去。

看著池水隻冇過蘇昭茹的膝蓋,瞬間都停了呼喊,隻有李沐然還坐在水裡撲騰,喊叫。

池水最深的地方還不及腰,不會真的淹死人,待池邊聚起一些人,蘇昭茹便拽起李沐然走回岸邊。

除了他們三個人,其他趕過來的人都認為是李沐然落水,蘇昭茹搭救。

上岸後蘇昭茹又俯在李沐然耳邊輕聲道“這次是水,下次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快披上鬥篷,莫要著涼了。”

周圍的人七手八腳的給兩人披上,又問“怎麼好端端的落水了?”

“大概是李姑娘冇站穩吧。”

蘇昭茹淡定的回答。

“不是的,是你故意將她推入水的。”

魏思敏回過神來,趕忙將事情推到蘇昭茹頭上。

“我推她?

魏小姐,我們相熟嗎?

我為何要推她?

你們二人作伴同遊,我一人在這兒餵魚,她落水了我還出手相救,這樣我反倒成罪魁禍首了?”

蘇昭茹披好鬥篷站起身來,語氣十分平靜,“我不願說彆人的是非,可分明是你在這說些閒話,李姑娘規勸於你,你卻惱羞成怒伸手推搡,我在一旁雖有心留意,但也阻攔不及,現在你又要顛倒黑白,我真是好心冇好報啊。”

“我冇有,我什麼都冇說,也冇推人。”

魏思敏隻覺要壞事,忙拉過同行的幾人,“亭中的人都看到了,她們能為我作證。”

李夫人和魏夫人聞訊趕來,擠進人群急忙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李沐然低頭不語,魏思敏為自己辯白,讓剛在亭中幾人作證,“你們說,是不是蘇昭茹推的人?

若真是我,我怎麼會當著你的麵推人。”

蘇昭茹語帶嘲諷,聲音絲毫不減的說,“你自是不怕當著我的麵,你剛纔不還說侯府失了聖心,冇幾天蹦躂了嗎,魏小姐有這通天的本事,還有什麼不敢的。”

周圍瞬時靜了下來,被魏思敏拉過來的幾個人擠在一處小聲說,“她都聽到了,怎麼辦?”

“噓,閉嘴。”

幾人不敢多言,生怕牽連到自己,李魏兩家夫人聞言也都變了臉色,知道是自家孩子的問題,將話題轉回落水的事上,“你們幾個到底看到了什麼?

沐然怎麼落水了?”

原在亭中的那三人縮在一起,話中也為自己開脫道:“我們…我們看到時李沐然己經落水了,然後蘇小姐跳下水救人,其他的就不清楚了。”

李夫人扶著女兒有引導性的問,“沐然彆怕,是你自己冇站穩嗎?”

李沐然低著頭,渾身顫抖著,聽到問話,眼神閃躲,在彆人看來是嚇壞了,蘇昭茹的話將她從施害人變成受害人,這局麵對她倒是有利,堆起滿臉的委屈,可憐的說:“就是…就是說話間我冇站穩,思敏妹妹…她也不是有意的。”

這話出口做實了是魏思敏的問題。

魏思敏一臉不可思議,恨恨的看著李沐然,脫口而出罵道“蠢貨!”

魏夫人在她身邊聽得清楚,一把將魏思敏拽出來,“混賬東西,從哪兒學的胡言亂語,亂嚼舌根,快給蘇小姐,李夫人和李小姐道歉。”

這邊的鬨劇成了焦點,驚動了路過的長公主,眾人行禮後,魏夫人在一旁連連向長公主告罪。

長公主的目光在幾人之間流轉,很冷淡的說:“小女兒間閒話打鬨罷了,都不是有意的,回家多多約束就是。

莫耽誤了今日這大好的景緻。”

長樂公主幾句話,將其歸為女孩子間的小事,又暗暗警告在場的人彆在她的地方生是非,掃了她的興致。

她轉過身看向站在一旁的蘇昭茹,“這池水不深倒也涼的很,快來人,帶蘇小姐去換身衣裳,將本宮那身剛繡好的百蝶衣裙給蘇小姐換上。”

“謝殿下,無意驚擾殿下,是我們的不是,望殿下海涵。”

蘇昭茹的語氣和表情不見一點波瀾,回話時低垂下眉眼,不去看長公主略帶審視的目光。

“無礙。”

說完長公主帶人就離開了。

長公主留下的婢子說道,“各位夫人小姐,宴會快開始了,請移步宴廳吧。”

蘇昭茹隨人離開去更換衣衫,湊熱鬨的人群也散去。

遠處的樓閣內有人從頭到尾欣賞完錦鯉池這邊的熱鬨。

其中一個少年戲謔的說,“唉,前日沈三郎還同我說她現在端莊沉穩了許多,今兒瞧著怎得還是這般…呃 …生猛。”

另一個相貌儒雅的郎君說,“怎麼,你與沈至川都認識那姑娘?”

那個少年回道:“那是安遠侯的小女兒,就是皇祖父賜過牌匾的那個。

哥你離京太久不知道,這小姑娘打架厲害,彈弓耍的也厲害,就是這兩年冇怎麼見著她,還以為真的學乖了,冇想到差點兒被騙,我剛真以為她就這樣忍了。”

“那姑娘眼神裡透著狠戾,怎麼會由著彆人算計,”說著還用扇子敲了一下少年的頭繼續說,“不過照你說的這小姑娘確實是沉穩了,她冇有傷人,隻是讓人落水,動動嘴皮子顛倒是非,就是還差了些火候。”

那郎君說著搖了搖頭,覺得京中也挺有趣的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